人工智能实验室

大数据视角下的疫情防控

w-2广告位招商中...更多广告位投放事宜,点击查看

以外来人员就业为主的地区应延迟复工,以本地人员就业为主的地区应视优先复工;适当延迟劳动密集型行业复工,优先放宽非劳动密集型行业复工;重点保障疫情防控必需、城市运行必需、群众生活必需的行业复工

石光 | 文

人口流动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传播的主要渠道。本次疫情爆发恰逢春节,大规模、长距离的人口流动对疫情控制带来巨大挑战。本文利用百度公司2019和2020年的人口流动大数据,分析春节前后我国的人口流向和规模,识别疫情传播渠道和防控重点。其中,对2019年,我们计算了春节前后全国389个地级以上城市两两之间每日人口流动的完整数据;对2020年,计算了截至2月15日主要大城市的每日人口流动数量。

当前疫情仍处快速演变之中,且节后人口大规模流动尚未结束,可能成为新一轮疫情扩散的燃点。利用大数据支撑疫情分析,既要实时监测当前每日人口流动态势,也要根据往年经验预测未来趋势。

数据表明,腊月29日(公历1月23日)武汉宣布“封城”是今年人口流动的转折点(注释[1]),在此之前,2020年和2019年相同农历日期的人口流动态势高度相似;此后,因疫情公开化,人口迁徙暂时性大幅减少。

虽然疫情爆发打破了原有流动规律,但主要是迁徙时间的分散或延迟,而迁徙方向和潜在规模可能相对稳定,大部分节前返乡人口节后最终仍会回城,成为疫情输入型扩散的重要渠道。

本文首先分析春节前武汉人口流出的去向和规模,这是本次疫情传播的主要原因;然后在全国视角下,分析春节后重点疫区人口流动的主要渠道和时间特征,及其对疫情“二次传播”范围扩大的影响;最后提出政策建议。

一、流出武汉的600万人成为疫情传播主要渠道

武汉“封城”有效控制了人口外流。进入腊月后,我国每日流动人口约1600万人。封城前,1月1日至23日(即腊月7日至29日)恰逢人口返乡高峰期,武汉平均每日流出25万人(注释[2]),是全国第10大人口流出城市。封城后,1月24日和25日武汉流出人口分别降至14万和8万,26日后接近于零,这对减少疫情扩散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但由于武汉封城已是春节前一天,绝大部分返乡人口已经流出。按每日25万流出人口测算,1月份武汉累计流出人口约600万,成为疫情扩散的主要来源。从大数据看,这600万人去向有以下特征。

第一, 七成为湖北省内流动,三成为跨省流动。

武汉流向湖北省内其他地市的人口共计430万,占流出总数的七成。其中,孝感和黄冈是接收武汉回流人口最多的城市,分别约90万和80万,也是疫情重灾区。荆州、咸宁、鄂州、黄石、襄阳、荆门接收的武汉回流人口在20至40万,随州、仙桃、宜昌、天门在10万以上。

图1 春节前武汉流出人口去向及数量:省内流动

数据来源:百度公司

第二, 三成跨省流动中,去向以周边省市为主。

武汉跨省流动人口共计180万,占流出总数的三成。其中,接收武汉回流人口最多的是河南(33万),其次是湖南(21万);超过10万人的还有安徽(14万)、广东(13万)、江西(13万)、江苏(10万);超过6万人的还有重庆(7万)、浙江(7万)、四川(7万)、山东(6万)、北京(6万)。上述省市排序与当前疫情严重程度基本一致。

图2 春节前武汉流出人口去向及数量:跨省流动

数据来源:百度公司

第三, 流向大都市圈的人数多,对疫情扩散影响大。

大城市人口密集,是人流枢纽,流向大城市的武汉人口会通过交叉传染使疫情扩散到全国各地,综合影响更大。三大都市圈核心城市都接收了较多武汉人口,其中,北京(6.3万)是最多的,其次是上海(5.3万)、广州(3.8万)和深圳(3.6万);其他包括南京(2.1万)、杭州(2万)、苏州(1.4万)、温州(1.3万)、天津(1万)、东莞(0.9万)、佛山(0.7万)。总体看,主要都市圈中,流向长三角的武汉人口总计超过12万,流向珠三角的超过9万。此外,流向成渝都市圈的武汉人超过10万,其中重庆(7.3万)、成都(2.8万)。

图3 春节前武汉流出人口去向及数量:主要大城市

数据来源:百度公司

二、高度警惕人口回流造成疫情“二次传播”

武汉流向各地的人口,在春节期间与本地其他人密切接触,这种“一次传播”是疫情的主要原因。春节假期期间,受益于人口流动少、假期延长等因素,疫情扩散暂时局限在各地较小范围内。特别是2月3日以来,除湖北以外全国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持续下降,显示出疫情得到初步控制的积极信号。但是,随着2月10日全国陆续开始复工,春节后人口开始大规模回流,疫情传播范围将会扩大,这种“二次传播”可能加大疫情控制难度,需要高度警惕。

当前须重点关注接收武汉人口较多的两类区域,一是湖北省,二是河南、湖南、安徽、江西等周边省市(下文简称“周边四省”)。

由于湖北全省已采取有力隔离措施,人口流出少,“二次传播”基本被阻断。周边四省既是武汉回流人口大省,也是北上广深回流人口大省,是“二次传播”的主渠道。从全国人口流动总体情况看,我国劳务输出主要有四大通道,分别是河南-三大都市圈、安徽-长三角、湖南湖北江西-珠三角、河北-京津。除河北外,其他劳务输出大省都在湖北周边。春节后这些省的外出人口,可能成为疫情向大城市蔓延的重要途径。

正月是人口返城回流集中期,从往年看,这一过程将持续到元宵节后十天左右,预计今年将会进一步延迟。

从流出角度看,2019年正月1日至24日之间,河南、湖南、安徽、江西的跨省流出人口总量分别达1400万、1100万、1300万、900万人(注释[3]),大部分流向大都市圈。

具体来看,河南流向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城市的人数都较多,包括北京(104万)、上海(72万)、苏州(71万)、杭州(41万)、深圳(36万)、东莞(31万)、广州(31万)、宁波(27万)。

湖南外出人口主要流向珠三角,包括广州(126万)、深圳(113万)、东莞(109万)、佛山(47万)、清远(37万)、中山(28万)、惠州(25万)。

安徽外出人口主要流向长三角,包括上海(180万)、南京(133万)、苏州(110万)、杭州(85万)、宁波(54万)、无锡(50万)、徐州(49万)。

江西主要外出人口主要流向珠三角和长三角,包括深圳(67万)、广州(53万)、杭州(48万)、东莞(45万)、上海(44万)、温州(35万)、泉州(30万)。

此外,2019年湖北跨省流出人口总量为900万人,预计今年仍将保持这一规模,但由于目前湖北交通封闭而暂时处于隔离状态。

图4 春节后河南流出人口去向及数量:主要大城市

数据来源:百度公司

图5 春节后湖南流出人口去向及数量:主要大城市

数据来源:百度公司

图6 春节后安徽流出人口去向及数量:主要大城市

数据来源:百度公司

图7 春节后江西流出人口去向及数量:主要大城市

数据来源:百度公司

大城市在春节后面临人口返城高峰期,疫情防控压力将会明显加大。

从流入角度看,2019年正月1日至24日之间,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的流入人口总量分别达1300万、1100万、530万、570万人,其中来自河南、湖南、安徽、江西四省合计分别占13%、29%、41%、40%,如果再加上湖北则分别占15%、32%、52%、51%。

广州、深圳等珠三角城市约一半外来人口来自湖北及周边四省,随着企业陆续复工,疫情加剧的可能性很大。

往年经验显示,自然状态下的节后人口流动在时间上高度集中,主要集中在假期结束的前后三天。今年由于春节假期推迟一周,人口流动高峰期也将随之延迟。在人口集中流动时期,高铁、飞机等交通工具成为各路人群汇集场所,大大增加了病毒传染的概率。

三、分区分业分步复工

当前疫情防控形势严峻,节后人口大规模返城、企业复工、气温转暖等因素,可能进一步加剧疫情。疫情重点区域将会扩大,从湖北及其周围省市,转向三大都市圈和沿海发达省市。判断疫情演变形势,明确防控重点,对于增强战胜疫情信心、提升防控效果至关重要。为此,提出以下政策建议。

一是进一步阻断疫情“二次传播”渠道。

当前,湖北省人口流出已得到严格控制,但周边四省人口流出仍然较多,是疫情输出的重要隐患。应以河南、湖南、安徽、江西等劳务输出大省为防控重点,考虑进一步延后或分散上述省市人口集中外流。上述四省中,人口输出较多的城市是防控关键,主要包括郑州(390万)、周口(350万)、长沙(340万)、合肥(310万)、阜阳(290万)、商丘(270万)、上饶(240万)、驻马店(240万)、衡阳(240万)、南阳(240万)、宿州(230万)、邵阳(220万)、信阳(220万)、亳州(210万)、赣州(210万)。(注释[4])要压实地方政府责任,在人口流出地环节加强疫情筛查。

二是加强防人口流入城市的防控力度。

对北上广深等特大城市,春节后返城的“二次传播”人数,是春节前来自武汉“一次传播”人数的30-60倍(注释[5]),疫情防控压力更大。

除湖北以外其他省市2月10日已开始复工,人口大量集中返城,输入型扩散难以避免,这对原有的防控体系和防控能力形成巨大挑战。大城市既要防输入,更要防扩散。

对策是加强源头管理,强化对来自湖北及周边四省人员的检疫,利用大数据工具精准掌握人员流向。加强早期识别,严格筛查疑似病例,分级分类进行隔离。

同时,增加应急医疗服务供给,加快建设集中隔离点,集中收治疑似病例,减少居家隔离带来的家庭和社区传染。划小隔离单元,切断传染源与外界联系。完善信息披露,减少社会恐慌心理。

三是分地区分行业分步骤推动企业灵活复工,掌握疫情防控和保增长、保障物资供应之间的平衡。

原则上,以外来人员就业为主的地区,应适当延迟复工,以本地人员就业为主的地区,应视条件优先复工。适当延迟劳动密集型行业复工,优先放宽非劳动密集型行业复工。重点保障疫情防控必需、城市运行必需、群众生活必需的行业。建立企业复工报备制度,对企业疫情防控措施开展必要的评估。鼓励复工企业根据不同岗位特征,采取远程办公或弹性上班制,分散上下班时间,平抑城市内通勤高峰。

注释:

[1]以农历腊月29日(公历1月23日)武汉“封城”为界,2020年春节人口流动可分为两个阶段。在此之前,全国每日人口流动的时空态势与2019年高度一致;在此之后与2019年存在明显不同,主要原因是疫情加重、信息广泛传播、假期延长、居民主动减少外出等因素,导致人口流动特征发生较大变化,劳动力返城明显延迟。

[2]根据百度数据,进入腊月后,我国每日流动人口约1600万人,武汉占全国流动人口比重为1.5%。

[3]上述数字不含省内流动人口。

[4]括号内数字为该市2019年正月1日至24日的人口流出总规模。

[5]根据前文测算,春节前武汉流入北上广深的人数分别约6.3万、5.3万、3.8万、3.6万。春节后湖北周边四省流入北上广深的人数分别约170万、320万、220万、230万。

作者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员,编辑:马克

精彩推荐